诗情画意水中尤物——鱼

发布时间:2017-7-20 21:31:03  点击量:336

        自我国古代始,鱼类就被作为一种肉类食物为人们所津津乐道。孟子说:“鱼,我所欲也,熊掌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……”他将鱼和熊掌并列为珍品。古籍中赞扬鱼味道鲜美的实例很多,如北魏《洛阳伽蓝记》称“洛鲤伊鲂,贵于牛羊”;隋炀帝称松江鲈“金齑玉脍,东南佳味”;唐代张志和写道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”;李白更是有“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”;宋代范仲淹说“江上往来人,但爱鲈鱼美”;清代徐鹄庭感叹:“不须考究食单方,冬月人家食品良。米酒汤圆宵夜好,鳊鱼肥美菜苔香。”此外,历史上更有西晋人张翰因见秋风起,思念吴中的菰菜、莼羹和鲈鱼脍,竟辞去官职,回到家乡。他所写的《思吴江歌》:“秋风起兮木叶飞。吴江水兮鲈正肥。三千里兮家未归,恨难禁兮仰天悲。”正是他在洛阳思念家乡时的慨叹。
        鱼是水生动物,多数鱼类给人类的印象首先是形态之美。当然,也有比较丑陋的,比如偏口鱼、安康鱼,我们见到的鱼大部分是大大的眼,圆圆的嘴,肥硕的身体上有斑纹清晰的闪光鱼鳞,在阳光下熠熠生彩,这便是人们心目中鱼的形象。正因为鱼用有种特定的美,所以它历来受到 人们的喜爱和赞扬。
        在中国绘画史上。鱼是一个经久不衰的题材。1955年,西安半坡村出土的彩陶人面量纹盆上就已经有了鱼形图案。商周时代,骨器和玉器也常雕有鱼纹,战国的陶器和青铜器也多以鱼纹装饰,汉代的画像石及画像砖上更常见有鱼形图案。宋朝是人们对鱼最为喜爱的时
期,《宣和画谱》将鱼作为单一画科列人其中。近现代的齐白石、李苦禅、潘天寿、吴作人、王雪涛、刘奎龄等,他们虽不是专门画鱼,但都在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,其作品也都别具一格。而鱼在民间的流传更为广泛,如年画中的“胖娃娃抱鲤鱼”“莲花鲤鱼”“连年有余”“双鱼吉庆”等题材,均是人们心中吉祥如意、生活美好的象征。
        “春风送暖,柳绿花红,举竿垂钓,旷神怡情;赤日当空,万物峥嵘,柳荫垂钓人在划中;金风飒飒,鱼肥水清,静坐凝视,胜似练功;银装素裹,凛冽寒风,深潭钓鱼,其乐无穷。”这段俗语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了四季钓鱼的情景。钓鱼,也是古代名人进行泼文洒墨的一大题材,在我国文学史上留下了许多著名的钓鱼诗词,如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《江雪》: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又如南宋大诗人陆游的《鹊桥仙·一竿风月》:  “一竿风月,一蓑烟雨,家在钓台西住……时人错把比严光,我自是无名渔父。”说的就是他痴迷垂钓,到了想当渔夫的地步。清代书画家和文学家郑板桥在《道情十首》里描绘了钓翁的闲逸生活:“老渔翁,一钓竿,靠山崖,傍水湾;扁舟往来无牵绊。”
        我国有250多种观赏鱼,其中金鱼被誉为“国鱼”,它的祖先是数千年前的野生金鲫鱼。南宋时期,皇帝赵构在皇宫中大量蓄养金鲫鱼,后由皇宫中传到民间家化饲养,并逐渐普及开来。历史上,不论是在著名诗人的诗词赋中,还是在国画大师的佳作中,都能找到金鱼的身影。
        欣赏和养殖观赏鱼是当今社会一项极富情趣的休闲活动,它让我们能够领略水族世界的种种奇观。观赏鱼缸内的布置有的似湖光山色,有的似峰峦丛林,其中更有奇花异草,叶蔓丛生。各种鱼类游戏其间,借助于光影作用,使鱼缸显得更晶莹剔透、富丽绚烂,使人目眩神迷,遐想无限。如今,在许多旅游景点、商厦、宾馆、娱乐和展览场所都可以看到观赏鱼的倩影,在许多家庭中也养着各种不同类型的观赏鱼,可见养观赏鱼已成为人们美化室内环境、增添生活情趣的一种方式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 烹饪学院  刘老师 供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