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景自在心中定

发布时间:2014-6-28 17:02:22  点击量:2370

    透过窗子,有人看到的是巷口有一对夫妻正高声呵斥对方,烦躁不已;有人看到的是巷口的那棵法国梧桐正郁郁葱葱、生机盎然,暗自欢喜。一雅一俗、一动一静,窗外的风景,折射出的是人心底的色彩。正是——窗外景自在心中定。
    面对相同的落花之景,不同的人却吟诵出截然不同的诗句——林黛玉黯然神伤、悄然垂泪,吟哦出“花谢花飞花漫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的千古惆怅;龚自珍却借落花表达自己的一腔热忱,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诗句意境不同,归根结底,是两人心性不同。林妹妹“心较比干多二窍”、心思细腻而敏感,见落花自然思及自己寄人篱下的诸多苦楚;而龚自珍虽离官场,仍旧心系朝廷、壮心不已,以落花归土化春泥自比,壮怀激烈。林妹妹透过心窗看到的,是落花时分的飘零孤独之景;而龚自珍看到的,却是落花化作春泥开出下一个花季的积极达观之景。所谓景由心定,莫若此也。
    毕淑敏曾有言:“每个人,来到‘花’前,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,都得到不一样的‘明白’。”其实,窗外之景是相同的,都是“花”,只是由于观赏风景的人心不同,自然“看见不一样的东西,得到不一样的‘明白’”。这些“明白”或浅萍、或深刻,这就需要我们沉淀自己的内心,以得到更加深刻的体悟。周国平先生曾感叹道,贝多芬的交响乐章在那些只喜欢听粗俗歌曲的人看来,似乎一文不值;世界经典名著在那些只看杂志小报八卦新闻的人看来,更是弃如敝履。诚然,站在同一扇窗前,有的人能够凭借心中丰厚的底蕴品味出单 调景色背后的生活哲理,有的人却只能将目多流连于灯红酒绿的表层。人生高度的差距,也许正是在一扇窗前产生的。唯有通过培养自己的高雅情趣,增加自己内心积累的厚度,才能够透过窗子看到人间烟火背后的人生真味。梭罗在瓦尔登湖湖边建一木屋,日日透过木屋的窗子观湖水波澜,在森林中追求理想的生活方式,在寂寞中思考人生的真谛,终写就《瓦尔登湖》,世人才能以此书为窗口,窥见梭罗的才思一角。
    窗外,也许巷口的那对夫妻依旧争执不下,也许巷口的那棵梧桐依旧亭亭如盖,惟愿此时窗内的我们都能用梧桐的绿过滤掉二人争吵的杂音,微微一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雅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