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瓜的前世今生(二)——站不住脚的五代传入说

发布时间:2016-8-5 7:44:28  点击量:225

     站不住脚的五代传入说
    我国古代对于瓜的种类概念比较混乱,往往一个“瓜”字便交代了,有时指具体的某一种瓜,有时又笼统地指各种瓜,在只能以文字资料来判断某一种瓜出现于何时时,便带来很大困难,有时象猜谜语似地推断、猜测。只有在专指名词出现时,才好象有了根据。其实这仍靠不住,因为一个事物往往不只一两个名称。
    西瓜这个名称的出现,据清人吴其浚的《植物名实图考》 说,“《日用本草》始著录”。这是源于《本草纲目》。那么该说是元代才开始见于记载的了?后面还有句话:“谓契丹破回纥,始得此种,疑即今之哈蜜瓜之类,入中国而形味变成此.瓜。”这后半句话是妄加推断,因为二者同科(葫芦科)不同 属,变不成的。前半旬来源于以下两节文字,其一为成书在北,宋开宝七年(974)的《旧五代史·契丹附录》:“胡峤入契丹,亡归中国,道其所见,云入平川始食。西瓜。 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,以牛粪复棚而种,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。”
    其二见于欧阳修(1007—1074)独撰的《新五代史·四夷附录》:“萧翰北归,有胡峤为翰掌书记,随入契丹。因广顺三年(9 53)亡归中国,略能道其所见。云自上京东去四 十里至真环 寨始食菜。明日东行,地势渐高,西望平 地,松林郁然数十里,遂入平川,多草木,始食西瓜。云 契丹破回纥得此种,以牛粪复棚而种,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。” (转引自《广群芳谱》)
    另外还有引胡峤《陷北记》(或作《陷虏记》)者,和欧阳文大致一样,但引者(如《丹铅余录》)却说成“峤于回纥得瓜种……” ,这便谬以千里了。
    这两节文字说的是一回事,一繁一简而已。所述有关西瓜韵时间、地点等问题却值得注意。契丹为古代民族之一,五代间居留在今辽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哲里木盟、昭乌达盟一带;上京为今昭乌达盟的巴林左旗,六十年代间我曾到过那里,并曾东行至阿鲁科尔沁旗和绍根,沧海桑田,地形却依稀如上述。回纥,即今之维吾尔族,契丹破回纥在公元924年,地在今之甘肃河西走廊一带。根据这些,大致可以推断为:公元十世纪前半期,甘肃、辽宁和内蒙古东部一带已经有了西瓜,而且是温畦栽培。那么,回纥(即甘肃河西走廊)的西瓜什么时候有的呢?那时,黄河、长江两大流域有没有西瓜呢?
    至于“始著录”问题,恐怕仅指药籍的始载。
    在《五代史》以后不久的 《松漠纪闻》中,又有这样一段记载:
    “西爪形如扁蒲而圆,色极青翠,经岁则变黄。其瓞类甜瓜,味甘脆,中有汁尤冷。洪皓出使携以归,今禁圃、乡圃皆有,亦可留数月,但不能经岁仍不变黄色。鄱阳有:久苦目疾者,曝千服之而愈,盖其性冷故也。”
    这本书题为洪皓撰。洪于南宋建炎三年(1129)出使辽金,被羁留十五年(--1143),归来后述其见闻。书实际上是他的大儿子洪适所编,成书约在南宋绍兴年间后期(--1162),乾道间(1165—1178)他二儿子洪遵又撰了 续编。松漠,约为今辽宁的西南部。这是继胡峤后不久,关于辽宁产西瓜的又一记述。值得提醒一句的是文中提到鄱阳即江西有用西瓜食疗的事实。
    南宋中,还有两本书提到西瓜。一为高承撰的《事物纪原》:“中国初无西瓜,洪忠宣使金,贬递阴山得食之。其大如斗,绝甘冷,可蠲暑疾。”  洪忠宣即洪皓,阴山约当今河套以北、大漠以南诸山的统称。这一段特别提到了西瓜可以消暑的功用。另一本是范成大的诗注。
    “西瓜味淡而多液,本燕北种,今河南皆种之。”
    范成大(1126-1198)与洪皓相去不远。燕北为今河北燕山以北一带。值得注意的是他提到了“河南皆种之” ,河南乃今之黄河以南地区。
    从这些资料看,又多一个洪皓“携以旧”。可是南宋时,西 瓜分布面已很广了,且见之于诗文。如:范成大诗“碧蔓凌霜卧软沙,年来处处食西瓜” ;文天祥(1286—1283) 《西瓜吟》有旬日“拔出金佩刀,砍破苍玉瓶”;方回《秋热》诗“西瓜足解渴,割裂青瑶肤”;另外,还有金王予可南有句“一片冷裁潭底月,六湾斜卷陇头云”。如此,洪皓即使带了西瓜种回来,在几十年间怎能传播、分布到“乡圃皆有”而且“年来处:处食西瓜"呢?到了元代则更多了,请看元顺帝时(1333—1868) 一位摩洛哥旅行家依宾拔都他《游记》中的一句话:“又有西瓜 ……一言以蔽之,吾故乡所产者,中国莫不有之,甚至比吾国尤美也。”这时候距洪皓返回不过二百余年,达到这个程度对间远远不够,恐怕还是应该承认中原及长江以南地区,在洪皓以前便已有西瓜,而且分布面已很广了。
    古人一般都以胡峤、洪皓为引入西瓜的使者,见于许多著作,如《农政全书》、  《陔余丛考》、  《丹铅余录》、  《贤奕》 等。今人不加详察,也竟相引述,屡见于报刊。倘略加考查,便会发觉不妥了。尤其是当时的“中国” 系指北宋或南宋的版 图;今天,甘肃、辽宁、内蒙古等地都是中国,怎么可以今天还象古人那样地说什么引进、传入呢。
    特别需要指出的,是五代前中国无西瓜问题古人之中也有持异议者。例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上便曾说过:“盖五代之先,瓜种已入浙东,但无西瓜之名,未遍中国尔。” 再早一点的《贤奕》还有这一么一段:“按忠宣使金,乃称创见;则峤尝之于陷北之日而不能种之于中国也。其在中土,则自靖康而后;其在江南,或在忠宣移种归耳。”这是感到困惑而在设法弥缝,看来仍难自圆其说。
    此外还有,后面再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东省城市服务技术学院www.zgprxf.com  烹饪学院 王书顺  供稿

五代 西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