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封圣演义》引子(三)

发布时间:2018-01-30 08:31:05  点击量:133

    爷爷含着眼泪,把三儿子送到部队,参加了解放军。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受伤定为二等残废军人,转业回乡当了村支部书记 ,娶妻生子,连生三女,再生下我。我作为家中四代单传,被当成了宝贝。
    一九四七年,胶东解放,开始土改。此时,爷爷的东家只是一个孤老头子了,虽然大儿子为抗日而亡,但两个儿子都参加了国民党,属罪恶严重,自然划为地主成分,成为重点斗争对象,被扫地出门,从高房大屋搬到长工棚里。我的爷爷一门英烈,作为把头,乃雇工身份,三个儿子:两个烈士、一个军人,无人能比。在分地主房屋时,爷爷想:与其让别人住,不如自己住,还可以照顾照顾东家,就分得并住进了地主的房子。老地主有爷爷护着,别人奈何不得,风头一过,又被爷爷强行搬了回来,没有受到什么磨难,但风烛残年之人,经不得折腾,不上几年也就一命呜呼了。爷爷关念旧时的情义,不时念叨,希望能知道老地主二儿子的下落,特别是改革开放后,多方寻找,也渺无音讯,看来此家人是灭绝了。
    一九七七年,国家恢复高考,我有幸考上了大学,当了历史系的一名学生,主学现代史,了解了时代更替、历史变迁的经历。少了一些惆怅,多了一些感叹,和爷爷交谈起来,老人家兴致很高,爷孙俩话语投机,乐趣不少,只是寿诞不永,爷爷于九十岁高龄上,在八十年代初去世,也算是寿终正寝了。
    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,经济得到很大发展,城市化速度加快。进入到二o—二年,烟台开发区扩大,我们三十里堡村也在拆迁之列。按照爷爷的遗愿,我是房屋的唯一继承人,得到动工的消息后,我匆忙从省城赶了回来,看到存在着数百年的村庄就要没有了,想想经历过几个朝代的村子,记录着年代变迁的高房大屋,即将夷为平地,心中无限惆怅。如果老地主的二儿子回来,可能连一点印记都没有了。(下接 《封圣演义》引子四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www.zgprxf.com  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