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封圣演义》引子(四)

发布时间:2018-1-31 8:56:49  点击量:18

    我居住的这个村落,建在河畔,依山傍水,站在高处,可眺望大海。我的房子,坐落在村南的高岗处,屋外不远有一股泉水潺潺流过,大旱之年也未见间断过。房子是方圆十几里地最好的,是当年地主的父亲在最兴旺时期购置的,后经过多次修缮扩充,形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占地约三亩,前庭后院,后院有一个较大的花园,绿树成荫,花草繁盛,饶有情趣。
    据我的爷爷讲,土改时,有人建议由多家分居这个房子.也有人建议把这个高房大屋拆掉,用其砖瓦木料可以多建几幢。由于我家是公认的功勋卓著且苦大仇深的家庭,土改工作组格外重视,力主爷爷分得了这个房子,使的这个院落得以保全。爷爷讲,除了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,砍掉了十几棵两人都合抱不拢的大树外,一切都是原样。
    这里,是我童年的乐园,犹似鲁迅先生的“百草园与三味书屋”,虽然里面没有赤练蛇,但胶东土生土长的石锦蛇还是常见的,被叫做“黄大仙”的黄鼠狼更是经常出没。那簇绿的冬青,盛开的牡丹,读《聊斋》时使我立刻就有了联想。我童年时的嬉戏,少年时的幻想,成年后的沉思,与这里的一花一木都有过关联。对此,我有着无限的眷恋。
    望着这诗画般的一切,情思上了,想仿白居易“能不忆江南”的诗句,写一首《忆乐园》。我漫步在院落中,随手在那玫瑰丛中摘下一朵将要盛开的花蕾,剥开花瓣一片片放在嘴里咀嘬,像曹植—样,希望步履中能够写出自我欣赏的诗句来,但面对隆隆开过来的虎视眈眈的推土机和那张牙舞爪的挖掘机,意识到面前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直到花蕾全部咽到肚里,也无一个词句能进出脑海。看来,真无子建的才思,无奈之余只能叹口气。
    在拆我家房屋的时候,屋子的周围早已围满了乡亲,有的说:“这是个住了几辈子的地主屋子,一定有很多金银财宝埕存里面。”有的说:“土改时分浮财时就分了,早就没有了。”有的说:“老地主和这家关系很好,如果有,一定会告知,还不早就取走了。”议论纷纷,说法不一,挖掘机故意挖地数尺,结果什么也没有,大家很感失望,说道“没想到是一个穷地主……”,离身而去。我不想得到什么金银财宝,但作为一个历史系毕业的学生,面对这建有二百多年,全村最好的房屋,多少还想找到一点历史文物。这是一个典型的有着四梁八柱的老建筑,我翻遍了大大小小的砖石,对有着一定考古和纪念意义的,保存较完好的青砖、笼瓦和雕石收留下来,放在一起,已备以后慢慢挑选。对四梁八柱,每根檩条,我都细细翻看。这些木材,大多都是粗壮的松木和一些当地的木材组成,没有想象中贵重的木料,也没有雕龙刻花,感到些许遗感。下接《封圣演义》引子(五)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 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