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封圣演义》笔名的由来(引子七)
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09:06:38  点击量:273

上接引子 六
    手稿如何办理?记得爷爷在世的时候,经常思念自己牺牲的儿子,也想念过世的地主和他的儿子,爷爷感激东家的父亲对其父的收留,感叹东家的大儿子为抗日丧了命。多次唠叨,一定要找到地主的二儿子,以便有个交待。现在,房子、没有了,趟若地主的二儿子健在回来,什么也看不到了,如果手稿再没有了,那就可能什么也都没有了,爷爷的心愿就更难完成了这本手稿究竟是怎么回事,有可能地主的二儿子知道 消息看来我一定要保存好手稿,以待时机。
    手稿黄黄皱皱,破破烂烂,无名无姓,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那个人写的。我家在这个村历经四代,听村里的老人们讲,地主家也不是原住户,何时来的也说不清楚。书中内容写的是三千年前的故事,时光悠悠,史海茫茫,何处查询?查查资料,书中写的东西有的有名无实,有的有实无名,很多无据可考,鬼神之说更是荒诞,看来多是虚构,但这对演义小说而言,也不是不行。就像中国四大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里,说的什么大荒山、青埂峰、灵通宝玉、太虚幻境等,都是假(贾)语(雨)村言罢了,渺渺(真人)茫茫(大士)空空(道人)之事,没有必要去考证。这本书也没有那个深度,不会“世上一行书,人间三滴泪”。
    手稿一直放着是不行的,而且,我这个人天性愚笨,于那明了处着笔较多,在那断续较多、关键不明之处就一筹莫展了,真感觉是到了“大荒山”只是没有“灵通宝玉”,甚难成篇。此时心情真有点:怅寥廓,问苍茫大地,手稿知否?
    至于如何让地主的儿子及他的后代或知情人知道,朋友建言:“应该找个出版社发表,或出个电子书,利用网络的力量,把发现的情况做个说明,传扬开来。地主的二儿子或后代有可能知道,就是地主的大儿子,当时在北京读书,后又当过国民党军队的团长,也可能有个把相好的,是否留有后代或信息也不得而知。倘若有,岂不是又多了一条渠道。就是地主的二儿子健在的话,至少也有九十岁左右的寿数了,时间还能等待吗?最不行的是,该书是如此的破烂,修补的地方也太平庸,甚至是糟蹋此书,况且,此书还有大部分没有整理,自古有言:‘愈求周全愈难周全。’如果出了此书,有幸遇有文学高人,不能忍愤,出手帮你修改一二,或指点一下迷津,岂不是—个很好的收获。”
    朋友的话如醍醐灌顶,满身愁绪豁然而解,真不应该以一己之私以掩之,赶紧联系,以为抛砖引玉之作。只是该书糟粕处较多,好在当前国家对文化实行开放政策,对此类书籍并不求全责备,人们分析鉴别的能力很强,真真假假让人自去辨别罢了,香花自会欣赏,毒草除掉也可当做月巴料。
    此书的作者已无从考究,书写的内容也多为离谱之作,口无遮拦,有心删改之,又无从下手,还是存在决定认识吧,有什么,想什么就写什么,只是认为若流传出去,与事实不符,乃至误事,罪将大焉。
    就是引言也写得杂乱啰嗦,没个主题,有无厘头的感觉,只是删掉那一点也还觉着是个遗憾,就留着吧。不论远远的过去还是目前的现在,都有史实可作参照,就权当消遣吧。对此,也不知能否引出共鸣者,共同完成此书的编撰。总之,观览此书,应仔细品茗,以作甄别,演义小说,不须当真,一笑了之。
    鉴于该书写的离谱,有误事之嫌,需仔细品茗,又是无名氏之作,故取其意,笔名为李普或吴茗,或署二者名或二者择一,思之再三,暂取李普吧。何为恰当?就拜请好事的读者自择了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宣传处